全球股市走熊 简单降息解决不了问题_现任重庆市委书记
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,美国、欧元区和日本的利率不断下调,并推出数轮大规模量化宽松(QE)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时,他们也许不会想到,在10多年后的今天,市场会以一场全球现任重庆市委书记性的熊市来为此买单。

  新冠病毒的全球蔓延和油价的崩盘这两只“黑天鹅”,成了全球主要市场现任重庆市委书记进入熊市的导火索,并让数个欧美国家的经济濒临衰退边缘。当下的全球性熊市不仅给了资产重新定价的机会,也同时证明了简单的降息或者量化宽松,解决不了结构性的问题,新冠疫情只不过是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,否则很难想象市场会以如此速度快速进入熊市。

  回顾以往,后金融危机以来,全球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,导致资产价格远超市场基本面。在超宽松货币政策下,美国迎来了有记录以来最长经济扩张周期和最长牛市,还创下近50年最低的失业率、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不断创新高……但也同样是在这样的超宽松环境下,标普500从历史高点跌入熊市,仅用了17个交易日。

  本世纪初互联网泡沫的破裂,使得一部分投资者的重心从证券市场转移到了房地产市场,从而促进了美国房地产市场需求的逆势增长。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,伴随着房价下跌,又使得一部分投资者的重心从房地产市场回归证券市场。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开端,是美联储将利率从5.25%一路下调至0.25%的历史低点,维持长达7年之久,加上其6年来三轮量化宽松带来的3万多亿美元流动性,企业利润的稳定增长成了美股上涨的坚实基础。在这轮长达11年的“超级大牛市”里,道琼斯涨了341.78%、标普500涨了301.15%、纳斯达克涨了520.99%(均未剔除通胀因素)。

  不仅是美联储,金融危机后,欧洲央行也将存款利率从3.25%一路下调至负0.5%,导致欧元区银行和金融体系举步维艰,且通胀长期显著低于该行2%的目标;日本在连续推出了多轮量化宽松以及量化质化宽松(QQE)后,还是无法将经济从通缩泥潭中拉出来,于是该行将利率一路下调至负0.1%……

 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,不少华尔街投行策略师、经济学家仍表示,目前需要全球央行步调一致地施行宽松的货币政策。本月初以来,已有美联储、澳联储、加拿大央行、英国央行等全球主要央行先后紧急降息,但不幸的是,这些央行已经没有多少降息的空间——3月12日欧洲央行维持利率不变便是一个极端例子(再降息对欧元区经济来说已几乎没有刺激作用)。

  央行确实可以通过降息来提供经济上的刺激,但简单降息解决不了所有问题。以应对新冠肺炎为例,严密有力并且合理的防控措施才是根本,只有疫情好转,经济才会好转。简单靠央行“放水”,是冲不走病毒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