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因素助推英镑汇率持续走低-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


  自今年3月中旬以来,英镑对美元汇率一路走低,特别是自5月份后,英镑汇率大幅走低,最近一个月更出现下跌加速的势头,英镑对美元汇率由3月中旬的最高1∶1.33,下跌到8月5日的最低1∶1.21附近。英镑汇率下跌速度超出了欧元等主要货币对美元汇率的变化,分析其原因,主要是受以下多种因素的影响。

  英国国内经济前景不乐观

  对于经济的预判,8月1日,英国央行将英国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预期的1.5%下调至1.3%,这与3个月前英国央行将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由1.2%上调至1.5%相反。此外,英国央行还将2020年的英国经济增长预期从此前的1.6%下调至1.3%。

  其实,英国经济的回落从3个月前就已经显现出来,这与英镑汇率的下跌步伐相吻合。市场调查机构Markit公布的6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月份英国服务业PMI指数为50.2,较5月份收缩0.8,为今年二季度中的最低月份。Markit公布的7月份英国制造业PMI指数为48,与上月持平,为2013年2月以来的最低值,也是连续3个月低于强弱分界点50。这些数据与一季度英国经济相对乐观的数据形成对比。

  当前国际贸易形势发生变化,美国持续推进贸易保护主义,贸易竞争加剧、成本上升,这也阻碍了英国经济的发展,削弱了对英国经济的预期。英国自2018年年初以来,经常项目贸易逆差按季度比持续扩大,今年6月份公布的一季度数据为逆差300亿英镑,较上年同期逆差增加123亿英镑,持续的逆差对英镑汇率带来压力。今年3月至5月份,英国对非欧盟贸易逆差逐月扩大,分别为43.61亿英镑、45.95亿英镑、49.05亿英镑,也使英镑对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要货币汇率承压。

  国际资本流动不利于英镑

  美国自2015年12月开始加息,特别是2017年、2018年加息7次,加剧了活跃的国际流动资本向美国回流,不利于英镑汇率的稳定。这期间,2016年,英国公投脱欧通过,3年的脱欧进程以及方案的不确定性,使部分国际流动资本在是否继续留在英国之间徘徊。英国央行在货币政策的选择也没有与美联储同步,2016年8月,英国央行在脱欧公投后决定将当时0.5%的基准利率降至0.25%的历史低位,2017年11月,英国央行才决定加息25个基点至0.50%,2018年8月再加息0.25%至0.75%。在美国今年7月重新开启降息后,英国央行8月2日宣布仍维持0.75%的基准利率不变。国际流动资本在各国利率变化过程中,会及时作出相应资产配置选择,近3年来,对英镑收益的选择空间并不大。

  自2018年以来,美元指数强势反弹,至今已升幅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约9%,相对应的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也升值,这进一步推动了英镑贬值。期间英镑对美元汇率由2018年1月最高时的1∶1.43,下跌到8月5日的1∶1.21附近,跌幅约为15%,远大于美元指数升值、英镑被动贬值的幅度。期间欧元对美元汇率下跌约11%,而日元对美元汇率升值约5%。在美元指数上升过程中,国际流动资本在不同的市场主体间加速流动,从目前的数据看,英镑不被活跃的国际流动资本所看好。

  受英国脱欧方案不确定性拖累

  自今年3月英国议会下院再次否决了脱欧协议,英国的脱欧进程和方案前景变得更加复杂,“无协议脱欧”的可能性在上升。7月份,鲍里斯.约翰逊接任英国首相,8月1日,唐宁街10号办公室挂上了脱欧倒计时器。此前,鲍里斯.约翰逊多次对外强调,英国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之前完成脱欧。据报道,英国新政府已就“无协议脱欧”的“假设”进行了相应准备,新上任的英国财政大臣赛义德.贾维德7月31日宣布,政府将新增21亿英镑为“无协议脱欧”做准备。“无协议脱欧”的可能性继续上升,英国国内对“无协议脱欧”后果的担心进一步加剧。8月2日,英国央行行长马克.卡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如果英国“无协议脱欧”,英镑将会继续贬值,“无协议脱欧”将会使英国经济立即受到冲击。英国国内的专家分析,“无协议脱欧”后由于关税和供应链的问题,食品价格明年预计将上涨7%左右。

  英国脱欧的曲折进程困扰着英国经济,也对英镑汇率形成多重压力。在今年6月份的欧盟领导人峰会上,欧盟领导人称,不会就现有版本的英国脱欧协议进行重新谈判。最近英国也有一项新的民调显示,近四分之三的英国人预计英国无法在10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与欧盟达成协议。